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谢上薰 > 未婚夫绝非善类 >  未婚夫绝非善类TXT全本下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页  返回  下一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2页     谢上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呦,你们看,蝶衣来了!”有人好兴奋的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她好可怜喔!未婚夫结婚,新娘不是我,多惨!偏偏又不能不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办法呀!她半个月前和雷旭日公开订婚,今天雷旭日的堂哥结婚,雷旭日一定会参加,于情于理她都无法缺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看,她笑得多甜美,其实心在滴血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换了是我,?#19981;?#25171;扮得最美,笑容灿烂的参与婚宴,不教?#32467;?#24515;得意去!要不然,岂非连自尊心都失去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错,可怜的蝶衣一定在故作坚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她爷爷也真狠,去了一个雷之凡,又马上让她与雷旭日公开订婚,他们可是堂兄弟,日后不是与?#32467;?#24515;成了妯娌?哦,如果是我一定受不?#35828;模?#25340;死拼活的?#24808;?#21521;爷爷抗议到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蝶衣哪敢抗议?听我爸说,沈大佬专制得不得了,不顺从的话会被赶出去的,像当年他就曾把自己唯一的儿子赶出家门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嘘,别再说了,蝶衣走过来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大家要有同情心,不可?#26376;?#20117;下石喔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谁会落井下石?你是说你自己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1834;?#21939;喳呼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蝶衣向未婚夫雷旭日说了一下,便朝昔日高中同学这边走来,毕了业很难得聚在一起,心情非常愉快的一一唤名字打招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高兴大家又能聚在一起。”沈蝶衣是真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,女?#35828;?#21516;情心一泛滥起来,简直没道理可言,你一言我一语的?#21442;?#36215;她来,希望她不要故作坚强,心里难过的话可以找大家轮流出来陪她聊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难过啊!”沈蝶衣笑容湛澈,她是真不介怀。“我们今天是来祝福岚心的,能够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,岚心一定会幸福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没人相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蝶衣,你不要做滥好人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一定在家里练习很久吧!才能忍住心痛说出这些场面话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蝶衣,大家都是好朋友,不会有人笑话你的,错的人是?#32467;?#24515;,她勾引雷之凡一起背叛你,你是可怜的受害人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!是啊!你就不要太《-ム,会得内?#35828;摹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1834;?#19971;嘴八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真的……”不在意也不难过呀!沈蝶衣微弯唇角,扬起一个叹息般的微笑。该如何开口,她心底着实没半点计较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她们都不相信,以女?#35828;?#21516;理心认定她受到这辈子最狠酷的打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什?#21019;?#23478;?#23478;?#21103;期待她伤心欲绝的样子呢?搞不好还希望她“正常”一点,在婚礼上扮演受害?#35828;?#21487;怜角色,当着雷之凡的面痛哭失声什么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则,她真的不伤心也不可怜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1019;?#23478;的表情,她更不能说出她好高兴?#32467;?#24515;把雷之凡抢过去咧!这太残忍了,完全辜负普罗大众对弱女子的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算了,被人同情一下也不会少一块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高大的身躯走过来,浓眉厉眼的,众女子纷纷闪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蝶衣,该我们入席,爷爷和少阳也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。”沈蝶衣挽住他的臂弯,一同进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众女子纷纷叹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噢!可怜的蝶衣,羊入虎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五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婚礼上,新娘桌是最重要的主桌,坐着新郎、新娘与双方父母、祖父母、媒人。?#32467;?#24515;没有父?#31069;?#30001;她的舅舅蔡董和母?#23383;?#23130;,雷之凡的阿姨与姨丈充当现成的媒人与介绍人。祖父雷总裁却坐到另一桌去,和沈大佬等一票老朋友聊得很开心,不过,知晓内情的人都认为雷总裁是?#27809;?#19982;沈大佬把酒言?#37117;?#36180;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他的?#23376;?#26700;,照例由雷之凡的姐妹们和雷旭日分散开来招待,务必不能冷落新娘子的?#23376;?#22242;,免得失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现场,雷旭日发现自己负责的那一桌恰恰是蔡董的家人,也就是?#32467;?#24515;的表哥表姐们,以及两位伴娘。是故意安排的还是怎样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低声向沈蝶衣说:“如果你不想和他们坐在一起,我们换别桌。”回头要查清楚,桌位是谁安排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蝶衣去过?#32467;?#24515;家里,自然见过?#32467;?#24515;的表哥、表姐们,扬起明媚的笑颜,望向正凝视她的男人,那锐利的眼神里隐含着体贴,她娇柔的嗓音不自觉地撒娇起来,“我不介意呀!”为什?#21019;?#23478;都不相信?#20426;?#26093;日,你是主人家,不能对亲家失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对她还算?#35874;?#26412;的了解,她没那么深沉的心思可以掩饰内心的伤感,掩饰得不露痕迹,他是不是可以完全相信,她根本不在乎雷之凡被?#38647;擼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的不介意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桃小口吐出一丝叹息,“为什?#21019;?#23478;都希望我介意呢?我刚才已经被高中同学们‘同情’了好久,就是没有人相信我根本不可怜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小的抱怨,只有雷旭日听得明?#31069;?#21364;听得龙心大悦,忍不住将她熊抱一下才放开,拉开椅子,服务她坐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蝶衣没有被男?#35828;?#22330;?#24403;?#36807;,不好意思的红了?#2233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2467;?#24515;的?#23376;?#22242;全眼睁睁地在看被?#38647;?#26410;婚夫的“失败者”,真可怜,丢了白马王子,又被硬塞给一个看起来好凶的男人,噢!他的熊抱?#32622;?#26159;在宣誓主权,可怜的沈蝶衣的肋骨一定痛死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人说对,“女怕嫁错郎”,还是咱们家的岚心手腕一流,将白马王子抢过来,?#20197;说?#25945;人眼红!蔡董的儿女们更用力的同情沈蝶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姐、姐夫,不介意我跟你们挤一桌吧!”沈少阳走过来,贵气十足,俊帅无比,?#36127;?#21387;倒今天的新郎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不是和爷爷一桌?#20426;?#27784;蝶衣抬起头,有些讶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堆老头要谈机密大事,嫌我碍眼得很。”沈少阳在沈蝶衣的右手边坐下,其中一位伴娘只好让位去别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待婚宴的主持人上台,也伴着沈蝶衣坐下休息了。然后,婚礼开?#36857;?#20250;场灯光转暗,一对男傧相与女傧相手持烛光引领,新郎与新娘进场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彩的灯光回旋,悠扬的小提琴现场演奏,鲜花如雨洒在红地毯上,现场气氛美得如诗如画,印证这一对新?#35828;男?#31119;、完美、甜馨,在此时?#19997;蹋?#31616;直不能相信这世上有不幸的事或不幸的人,所有来宾一起跟着沉醉于新人们的浓情蜜意中,?#27531;?#20110;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到新郎与新娘慢、慢、慢地入席,灯光重新打亮,大家跟着重回现实中,然后开?#23478;?#36830;串的来宾致词,不过十分钟的时间,台上的贵宾致词他说他的,台下的客人又各自聊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谁爱听千篇一律的溢美之词啊?怎么每一场婚宴都少不了这一套啊?偏偏愈是?#36824;?#20154;家,致词的宾客愈多,听得肚子都快饿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蝶衣?#37027;?#25171;开宴会包,?#21448;?#25487;出一个小盒子,启开来,浓浓的巧克力香味儿钻入鼻,让同桌的人感觉更饿了。雷旭日与沈少阳不可?#23478;?#30340;看着她,小小的?#20982;又?#33021;放入六块巧克力,只见她旁若无?#35828;哪?#36215;一块巧克力放入小嘴里,笑得更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呵,得救了,饿太久?#19968;?#22836;晕呢!”沈蝶衣环顾左右两位男士,想想不好意思,各分他们吃一块,然后若无其事的将小盒子塞回宴会包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把巧克力吞进肚子里,愈想愈好笑。他这位仙女似的未婚妻还有多少惊奇的一面等着他挖掘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倒了一杯水蜜桃汁给她,两?#35828;?#35746;婚对戒很耀眼呢!“想喝红酒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等下再喝,你也不要空腹饮酒,对身体不好。”沈蝶衣柔声细气的说。偶然从雷夫人口中听到雷旭日的父亲因病早亡,她不能不关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笑笑答应她,还不太习惯被人关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少阳左手搭在沈蝶衣的椅背上,倾身不知在她耳边说什么,惹得她娇笑不已。雷旭日发现自己很?#19981;?#30475;她笑,贪?#36820;?#27880;视着她一脸的娇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这样看着她,便觉得赏心?#23194;?#21602;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的浓眉厉眼就这么盯着她望,灼灼有神,唇畔的笑意加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这对新出炉的未婚夫妻及郎舅,三人和乐融融的景象,看在外人眼里只会跟着微笑,但同?#21862;?#33891;的儿女们却一致认为他们在做戏,想向别人证明沈家不在乎少了雷之凡这位完美女婿,雷旭日想证明他不在乎接手堂兄的前未婚妻,?#35789;?#36807;去他们没有公开订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,蔡董的儿女们实在不得不同情他们啦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同情怎么?#24515;兀?#19981;同情的话如何能彰显出他们的胜利与得意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,表面上还是该致歉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董的大女儿便代表发言,“蝶衣,这事说起来有点对不起你,可是,爱情来?#35828;惨?#25377;不住,希望你不会对岚心怀有怨恨才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蝶衣的笑容掺进一分无奈。“我明?#31069;?#25105;了解,我不怨岚心,真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场面话当然要这么说!蔡董的大女儿将心比心,自然不大相信,只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要做足表面功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说到底,之前你与雷大少并没有真正订婚,所以岚心也不算抢了你的未婚夫。只不过,你和之凡交往在前,却?#20250;?#24515;后来居上,之凡发现他真心所爱的是我表妹岚心,他们不免对你有点抱歉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玩法 浙江风彩七乐彩走势图 java彩票开奖 宁夏11选5走势图新 吉林快3开奖查询 六合两码中特香港 吉林时时彩稳赢计划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体彩7星彩17115 中国足彩在线 辽宁11选5走势中 中国福利彩票软件 新疆25选7号码统计 什么是北单 羽毛球比赛视频 平特一肖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