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谢上薰 > 未婚夫绝非善类 >  未婚夫绝非善类TXT全本下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页  返回  下一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7页     谢上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瞄了求婚男女一眼,“还不错,恭喜了”,往前走去,声音还传过来,“下次找家西餐厅会比较好,桌上杯盘狼藉的,浪漫打对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要这么说啦,”沈蝶衣几乎想掩住他的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抓住她的手,亲了一下,笑着结账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头至尾,没?#35874;?#39038;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小姐含笑接下小老板的求婚钻戒,心在低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根本不记得她,他的眼神没有一丝丝的熟悉或犹疑,完全是看陌生?#35828;?#34920;情,亏她还害怕被认出来,人家早已忘了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是,过去他没认真看过她的脸,她的影像不曾停留于他的脑海中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小姐熄灭了心里对雷旭日的眷恋火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完年,某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突然问她,“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蝶衣好认真的想了想,“我想光着脚丫子踩在?#31243;?#19978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天气还有点冷,你怕冷的,不是吗?”最最真实的美丽胴体,在他床上,承受过他热情的膜拜,激情的浪潮一波接连一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心结实地受她牵绊住,而他竟不感觉不自由,还有种心船靠岸的自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寒流已过,不太冷了。”?#35328;?#30007;人结实的胸怀里,脸颊贴触着他的裸肤,耳聆他强而有力的心跳,沈蝶衣双颊轻红,深刻爱意尽藏心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气息微浓地沉吟了会。“睡一下,等你睡饱了就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人相拥而眠,很幸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他休特休假,昨晚便上沈家将蝶衣接了来,?#36824;?#27784;少阳的脸色有多难看,男?#35828;陌?#24773;绝对少不了灵与肉的结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今年休春假时,他便拐了沈蝶衣去国外度假,彻底放松身心,认识她以来他改变不少,连公司的部属都说他变得比较好?#20302;ǎ?#19981;再那么紧绷与尖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知道这是因为有了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前他只知道拼命工作,为了向祖父证明他比长子长孙的工作能力更强,即使累得半死也不吭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幸福意外的来到,他开始调整自己的步伐,为?#35828;?#34915;,他不能“过劳死”,努力工作之余也学会?#23454;?#30340;休息,结果工作的成绩不退反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她柔软的身子抱在怀中,便觉得好满足,他无法否认,他深深爱着这个女人,一点也不想从她的情网中挣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睡到中午,两人精神饱足的去海边踩沙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沙湾海滨公园有着绵长的金黄细沙?#31243;玻?#36208;过拱桥,便可前进?#31243;玻?#36825;里海湾?#31361;海?#26126;美而有朝气,不妨听听海的歌唱,海的呼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冷的春末,赤脚踩在金黄细沙上,任那海水一波波淹没脚板,大掌牵着小手,另一双手拎着鞋儿,即使冷得有点儿发抖,还是大呼过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好开心喔——”沈蝶衣大声呼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好快乐——”雷旭日喊得比她大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比你开心——”有生以来没这么不淑女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比你快乐——”他狮子吼绝不输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最开心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最快乐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最爱你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也最爱你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后拥抱在一起,亲吻在一起,风的吹拂,海的波涛,仿佛交响乐在为他们传送伴奏,?#30001;?#20102;情?#35828;?#30519;?#24471;?#2156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幸好,不是周末,也非夏日,没什么人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次携手走过柔软的?#31243;玻?#21548;一串长长的潮汐轻唱,看翻涌的雪?#26700;?#33457;,着迷于海的深邃,辽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总是故意挑?#21512;?#27700;的人儿,使人微眯了眼又禁不住微笑,心中郁闷全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不是善变的春神带来一场雨,他们才不想那么早回去,反正用跑的跑到停车处,也差不多淋湿了,正好教春雨冲洗净脚趾缝的细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跟相爱的人在一起,连淋雨都好开心呢,”沈蝶衣一直很雀跃,“第一次光着脚丫踩在?#31243;?#19978;,第一次在雨中漫步,好高兴陪在?#30097;?#36793;的是旭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嘴角泛起一抹笑,温柔且纵容的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哈啾,哈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杀风景,大杀风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对不起……哈——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抱起她用跑的,跑到车子旁边,放她下来,赶紧发动车子开暖气,坐进去后,幸好出发前想到来海边最好预备毛巾或浴巾,刚好拿出来帮她擦拭湿发湿衣裳,最糟的是她的脚丫子冷得象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旭日,你自己也擦一擦,我好了……咳咳,咳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忍耐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车去最近的商店买了两杯热饮,喝下去暖和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蝶衣不想表现得太脆弱,伸掌拍拍自己的面颊,让脸色红润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事情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回家立刻泡?#20154;?#28577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机响了,有人传简讯给她,她打开来看了又看,不解地微蹙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奇怪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了?”他边开?#24403;?#3838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大哥为什?#21019;?#36825;种简讯给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之凡传简讯给蝶衣?该死的,他想做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变了脸,“给我看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简讯内容只有短短数语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近来好吗??#34915;?#24515;愁绪,多想找人倾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蝶衣摸不着头绪,“不是上星期才回去吃饭,怎?#27425;?#25105;近来好吗?有烦?#25214;?#25214;大嫂倾诉,为什么找我?这个人莫名其妙。”拿回手机,直接将简讯删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一?#20146;?#28779;马上降一半,“为何删除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个人我很讨厌呢。”她终于说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谁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堂哥雷之凡,”只要一想到雷之凡?#22836;结?#24515;居然在医院的病床上偷情,便感觉龌?#28023;?#19968;阵恶心,丝毫感觉不到他是什么优雅贵公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蝶衣所受的闺秀教育是不许失态,口出秽言,表面上还是亲戚,见面三分情,只能私底下发点小牢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不是跟旭日订婚,你大哥跟我是毫不相干的人,传这种简讯给我很失礼,他根本忘了自己的身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的声音更软了些,“你不必放在心上,我打赌这封简讯他不是只传给你,而是他手机芳名册里所有的女性朋友全收到同样的简讯,因为开头没?#23567;?#34678;衣’两个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差劲喔。他忘了自己结过婚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结婚一年多,又开始‘静极思动’了吧。”他笃定的冷笑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蝶衣不想再?#25913;?#23545;夫妻,加上开?#20960;?#21040;疲惫,困倦,在车程中睡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第二天要上班,便送她回沈家,护送她好好的走进屋里便离去,不知她在夜里突然发烧,沈家忙?#39029;?#19968;团,急召医生?#25296;鎩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七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一大早打电话给沈蝶衣,结果接手机的是沈少阳,听他埋怨了一顿,得知沈蝶衣生病,不等公司的司机?#27801;?#25509;,自?#21512;雀?#36807;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雷先生,你来啦。?#24811;?#29605;迎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姐不肯,她说雷先生今天要上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下次记得通知我……不,不要有下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三步并两步的冲上楼去,推开沈蝶衣的房门,一室宁静,走过小书房,看到白衣护士在调整点滴瓶,沈少阳趴在沈蝶衣床边又睡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玥跟进来,拍拍沈少阳的肩膀,“少爷,雷先生来看小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少阳好不容易才清醒过来,看来一夜没睡多少,眼下发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站在另一边?#39184;罰?#20302;下头去,用自己的额头贴着沈蝶衣的额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?#26494;?#20102;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护士不晓得该不该回答他,不知他的身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体温几度?”沈少阳发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刚才量的,三十七点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应该不用送医院了。”沈少阳站起来伸个懒腰,“?#19968;?#25151;梳洗一下,姐夫,我等你一起吃早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。”雷旭日的目光离不开沈蝶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玥含笑说:“护士小姐,雷先生是蝶衣小姐的未婚夫,让他陪伴小姐,我先带你下楼用早餐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护士小姐看点?#20301;?#26377;大半瓶,放心的跟她下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坐在床边,摸摸她的脸,摸摸她的手,心痛得要死,昨天还好好的,对着大海大声呼喊,活泼得像个小女孩,怎么淋点雨就生病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蝶衣,你怎会如?#31169;咳?#21602;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似乎感应到他的存在,她从?#20102;?#20013;醒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旭日,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感觉怎么样?很不舒服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多了,我只是感冒而已,你上班不会迟到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已经联络伍秘书,我十点赶上公司会议就行了,”雷旭日扶她坐起来,她说想抱抱他,也被他用力抱着,“听到你半夜发烧,我心?#27604;?#28954;,?#36824;?#26469;亲眼看看你好不好,哪有心情静下来开会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男人是真的爱她,她躲在他怀里温柔地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少阳走进来又?#37027;?#31163;去,他本来很想骂他不?#20040;?#34678;衣去吹海风?#33267;?#38632;,可是,想到昨晚听她描述时,蝶衣笑得多幸福,眼睛都?#36797;?#21457;亮,他知道敏感的蝶衣一定深刻感受到雷旭日的爱,才能?#21796;?#2451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蝶衣觉得幸福就好了,沈少阳不打扰那对爱情鸟,先下楼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大?#24184;言?#36215;运动三十?#31181;?#24182;用完早餐了,精神饱满,老当益壮,所以一看到沈少阳的黑眼圈便有点生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请了护士,你有必要自己熬夜吗?精神不济的,怎么上班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玩法 新疆喜乐彩奖金 精准特码资料区 辽宁快乐12任三遗漏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新浪爱彩 内蒙古快3历史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百度 pk10修改注单 昨晚福彩开奖情况 上海福利彩票 体彩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快速时时彩 4.21快3开奖结果 山东群英会8月9日开奖号码 辽宁35选7几个号中奖 10052什么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