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谢上薰 > 未婚夫绝非善类 >  未婚夫绝非善类TXT全本下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页  返回  下一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8页     谢上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少阳的反应是耸了耸肩,“我不会耽误公事,你放心,吃完早餐?#19968;?#21435;准时上班。”不意外外祖父最在乎的永远是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大佬怒目以视。“你下午再进公司,别再让我瞧见你有黑眼圈。要知道,健康的体魄才是企业的根本,你给我牢牢记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,老人家由司机护送去上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玥由厨房走出来,双手捧着托盘,“少爷,老爷是嘴硬心软啦。我一下楼,他便问我小姐退烧了没有,我说退烧了,老爷才安心的去吃早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少阳无动于衷,看看托盘上的清粥小菜,知道是要端去给沈蝶衣,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告诉雷先生,我?#20154;?#21507;早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走进一张大型长桌的餐厅,足足可以坐上十二人还不嫌拥挤。家里其实很少宴客,用这张餐桌的只有祖孙三人,不,更正确的说法是,有很长的一段岁月,绝大多数的日?#27704;錚?#21482;有蝶衣一个人?#38647;?#22312;这张长桌上吃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定很寂寞吧,记得提醒蝶衣,为新房子挑家具时,餐桌不用太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进入餐室,便看到他难得闪神的模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少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,姐夫,请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人分坐餐桌的两头,郭管家和厨师送来两份热腾腾的西式早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郭管家,辛苦你了,出去时请把餐厅的门带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。”告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大的空间留下两个男人密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先吃早餐,我饿到没力气骂人。”沈少阳先开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耸耸肩,大口清扫盘上的食物,“我可不知道蝶衣的体质这么弱,想骂我是没道理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现在知道了,你想怎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这么难养,只好多用心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答得好,沈少阳的脸色不那么冰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夫,我知道蝶衣爱上了你,所以你说的话她一定肯听,当她要任性的时候,请你一定要阻止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蝶衣是我所知道最不任性的千金小姐。”雷旭日语气温和的说:“人难免会感冒,感冒会发烧,你的反应未免太紧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少阳看了他一眼,面无表情,双眸却冷得冻人,“我太紧张吗?哼哼,我何止紧张,只要蝶衣一发烧,我便从心底打寒颤,害怕得不敢阖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少阳,你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结婚以后?#28909;?#20320;要出差,务必把我姐送回来,?#19968;?#29031;顾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她想回娘家我没意见,可是你——反应不太寻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夫,我不是天才,蝶衣才是。”沈少阳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?”雷旭日差点将咖啡喷出来。他没期待过蝶衣是天才?#2058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,?#35874;?#20250;我将坦白告诉你,为什么蝶衣是现在这个样子?”出色又冷漠的脸孔出现了忧愁的神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她现在这个样子没什么不好,我喜爱得不得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,老天毕竟对蝶衣不薄,关了一?#35753;牛?#21448;为她开了一?#21364;啊!?#20182;莫名所以的笑了,“小时候,爸爸带我们去做智力测验,蝶衣是智商二0五的天才儿童,我才一五八,可是爸爸希望我们有个快乐的童年,只让我们念一般的幼稚园,加上家里并不富有,其实也没?#24515;?#21147;栽培天才儿童,但小孩子哪会在意这些?有得玩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直到爸爸去世,我们要入小学那年,我才深刻体会到贫穷有多可怕,我和蝶衣同时生病,高烧不退,办完爸的丧礼,家里真正一贫如洗,我妈没钱叫计程车,她背着我走很远的路去医院求救,把蝶衣丢在家里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等我的病情稳定下来,我妈才跑回家背蝶衣来医院,但已经慢了一步,蝶衣昏迷了三天,脑力?#29616;?#21463;损,智力只剩下一半,而且对生病以前的事记不大清楚……我们从此不提蝶衣过去有多么天才,毕竟她自己都忘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凝视他火般的双眼,读出他内心的隐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少阳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请听我说完。这一生我只说一次,绝不重复。”他的表情不再冷漠,双拳握紧了又放松,握紧了又放松。“因为我是儿子,我是我爸留下来的独要苗,所以当环境窘迫只能先救一个的时候,我妈选择了救我而抛下蝶衣,这种无法弥补的?#36865;矗?#29408;狠地折磨我妈,却又无处宣泄出来,直到她临终前,她都无法原谅自己,紧紧握住我的手哀求我:‘妈对不起蝶衣,求求你一定要照顾她,别让人欺负她,笑她笨,蝶衣一点也不笨。’我发誓?#19968;?#29031;?#35828;?#34915;,我妈才安心的阖上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反而替他难过起来,“可怜的少阳,当时你也只是一个孩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少阳冷笑一声。“从见到祖父的那一刻起,我就放弃当小孩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无法批判人家祖孙相处的方式,但沈少阳肯定是埋怨沈大?#23567;?#22914;果沈大佬不要那么固执,早一点接纳?#32943;?#22919;,或者一得知儿子的死讯便接回孤苦无依的母子三人,或许发生在蝶衣身上的遗憾就不会发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后来才知道,祖父是刻意等到我妈死了才出现,他认定我妈诱拐我爸私奔,导致我爸英年早逝,他死也不会承认那种媳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残酷,很典型的豪门悲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父母的悲剧结束了,重要的是蝶衣的幸福。”沈少阳脸色一凝,他要蝶衣不管嫁入哪个豪门世家,都可以抬头挺胸,备受尊重,因为她自己就来自最富有的豪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夫,你认为幸福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分简单的爱情,两颗互相疼惜互相依?#35828;?#24515;。”雷旭日自己抚额笑了出来,“瞧我说得多感性,认识蝶衣以前根本不会这么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谢谢你,姐夫,拜托你就给蝶衣这种幸福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才该谢谢你才对,我知道,是你?#25165;?#25105;认识蝶衣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少阳笑而不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认识了现在的蝶衣,也?#19981;?#29616;在的蝶衣,值得我呵护,怜爱。”雷旭日笑得满足,“少阳,男人会?#19981;?#26377;一位天才女儿,不会?#19981;?#26377;天才老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夫,谢谢你。听你这么说,我心里就轻松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过去的事便过去了,不要死咬住不放,少阳也要幸福,蝶衣才会放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少阳明白他想劝他放下对祖父的怨,装作没听?#2058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都是成年人,雷旭日也只能点到为止,毕竟他不是心灵导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是天才,思想单纯一点,或许比?#20808;?#26131;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敲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请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管家走进来,“来?#27704;?#20808;生的司机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站起来,“我去看一下蝶衣再走。”直接出餐室上楼会佳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少阳盘算着,可以开始筹备婚礼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别墅已重新装潢得差不多,精选的沙发组也?#23478;?#32463;上货柜轮了,只等蝶衣去挑选其他家具,家电,窗帘,餐具,寝具,抱枕……够她忙上好一阵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额无上限,一定要让蝶衣得到最好的一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哼哼,若能教雷之凡与?#32467;?#30475;了吐血,就太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不完的冗长会议,中午休息一小时吃饭店送来的开会便当,大部分的主管都先上洗手间解放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先打电话。“蝶衣,好点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多了,你呢?还在开会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9240;?#22330;休息吃便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吃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蝶衣没吃过便当吧,吃来吃去都差不多,你中午吃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没什么胃口,厨子弄了雪场蟹海鲜锅给我,汤头不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听了都想流口水,你替我多吃一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呵呵……你晚上自己过来吃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告诉郭管家,我晚上会过去吃饭,雪场蟹留一只给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0333;?#21629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蝶衣要听话,多吃一点,不要生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也别太劳累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知道,晚上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阖上手机,打开便当开始吃,秘书送上热茶,他谢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开玩笑,?#30333;?#32463;理和未婚妻好甜蜜,真令人羡?#20581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只是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之凡则似笑非笑,看了坐在身旁的老婆一眼,“妈说得没错,娶了贤妻夫无忧,娶了会生病的娇妻要令人发愁。”他必须?#24247;?#20182;的选择没有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2467;?#24515;附和的轻笑出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场的主管不免噤若寒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两位?#27704;?#19981;感冒?”雷旭日冷不防的射出一箭,“小感冒而已,都没送医院,不象大哥一年两次三?#25105;?#32963;炎住院,大嫂才叫发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之凡有风度的将脸上的笑容?#19994;?#29282;牢的,在外人面前绝不能摘下来。“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,抱病上班反而替部属添麻?#22330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2467;?#24515;自然该同一个鼻孔出气,?#29240;?#20961;说得没错,我永远支持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旭日说话一针见血。“大嫂果然贤慧,不过小心有人乱传简讯给芳名册里所有的女性朋?#36873;?#20320;近来好吗?我满心愁绪,多想找人倾诉。’还不小心传到我手机里,莫名其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之凡差点变脸,?#20843;?#35841;……谁传简讯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是指你,紧张什么?”雷旭日嘿的一笑,继续吃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玩法 广西快乐十分开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涂山赌博棋牌 500万时时彩开奖网 032特码心水论坛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图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3d开机3d开机号和试机号今天 广东好彩1125 12生肖开什么平码 福建36选7复式票规则 枫止三张牌游戏单机版 重庆ssc计划软件 新浪中超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下载